热门关键词:
当前位置:主页>媒体报道>
我想有个家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
 近期,高校应届毕业生纷纷离校就业,而在校大学生也开始了他们的暑期实习打工,这为普通住宅租赁市场注入了新的客源。除了学生以外,还有不少进城务工农民也急需解决住宿问题,这些都表明一个新的短期租房潮即将来临。近日,记者在眉山城区采访发现,这块香喷喷的蛋糕并没有受到房东们的“垂涎”,各房屋租赁中介公司的房源90%以上是年租,“月租房”仍旧一房难求,短期房客难觅“家”。

  反映:找月租房比找实习单位还难

  “眉山城区现在房子很不好租,绝大多数都是年租房,偶尔看到几个月租房,但一般都是与人合租,而且房子的配套设施也非常简单……”小郑是成都理工大学工商管理专业大三的学生,学校刚刚放假,他就独自一人来到了眉山,应聘到一家单位实习,虽然实习单位找到了,却一直住在招待所。“我没有想到找住房比找实习单位还难。”他告诉记者,大北街和红星路的几十家房屋租赁中介公司他几乎都走遍了,偶尔找到有月租房,但不是顶楼,就是靠近公路,而且房子的配套设施也很简单,而且价钱不菲,所以至今没找到满意的房子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由于自身经济实力和工作环境等因素的影响,应届毕业生绝大多数选择的都是月租,即使月租算起来比年租要贵。暑期实习的在校生也不可能成为长期房客。不少进城务工农民也因为经济条件的限制,而倾向月租付款的方式。但是眉山却很少有月租房。

  调查:月租好房难觅

  近日,记者以求租者身份来到红星东路某房屋租赁中介门面,打算月租一套住房,在记者说明来意之后,门面老板马上表示没有月租房,只有年租房。记者看见,该门面的一侧墙壁上贴满了出租房信息,绝大多数都是一年几千甚至上万元租金的套房,在右下角,记者看见一个每月200元的月租房,配套设施只写着简单家具,水电气三通,卫生间共用。老板告诉记者,这间房位于三苏雕像附近,靠近街面某栋楼的顶楼,刚刚才被一个才毕业的大学生租了。

  随后,记者来到另外一家房屋租赁中介门面,“我们这里有一间月租房,但是里面没什么家具,只有一张床,要不嘛?”老板表示,现在眉山的月租房很缺,也很抢手,只要条件稍微好的都在贴出信息后不久就租出去了,这种生意很好做,也比较来钱。“但我们只是做中介的,都是完全按照房东的要求来办的,房东都倾向于一年或半年一租,我们也没办法。”

  原因:出租者嫌麻烦

  记者在市区某巷道看到一则房屋出租信息,于是拨打了房东留的联系电话,当得知记者打算分月付款的时候,房东拒绝了,“我的房子只年租,不月租。”记者问其原因时,他表示每月向房客收租金显得比较麻烦,自己也不想看到出入自己家的人经常变换。房东告诉记者,就自己认识的出租者来说,都不愿意出租月租房。虽然有时月租房能够带来单月较高的收入,但同时也可能造成房屋会闲置,从而造成更多的经济损失。而且月租房时时刻刻都要留意新的租房者,显得很麻烦。
上一页12 下一页

关于本站 | 会员服务 | 隐私保护 | 法律声明 | 站点地图 | RSS订阅 | 友情链接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